举个栗子—毒瘤大队队长

这里栗子,目前爬墙中

不就是跨时空恋爱么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沙雕了

这个梗来源于一个电影……但是我忘了名字

不会沙雕的写手不是一个好画手

脑洞诞生的第二个小时,我就把它变成了文

夸我,快夸我

顺便你们去找镜子,她说我更新她就更新

笑容贱贱缺德

时隔多年又开新坑

缘更文手不慌





    作为一位新世纪的八好少年,埃米表示他上有任性姐姐要搞,下有低龄表哥要照顾,埃米jio得人生真是艰难。17岁的埃米顶着来自家人的双重压力下独自考上了离玳瑁市十万八千里的凹凸大学,读建筑系。当然,随着他的是读法律的胞姐艾比,总之,这姐弟两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踏上这陌生的城市,埃米在飞机场顺手拿着的凹凸市遨游指南,他想给自己找个房子,好让他安排下自己的一堆行李。埃米看着快比自己呆毛高的行李,重重的叹了口气。

     “迷途的年轻人呦,你在烦恼吗。”埃米突然瞥见指南最后夹着的一张小纸条。奇怪,之前拿的时候后面有纸条么?埃米把那张纸条拽了下来,不禁吐槽起来这个一看就是骗人的广告标语。“来这里,你将邂逅一场奇迹之旅。”呵,只有傻子才会去租这里的房子。

    埃米没有把这张纸条放在心上,随手往兜里一塞便迈开两条长腿走出飞机场。

    八小时后,傻子埃米站在了这栋据说是能拥有一次奇迹之旅的房子前。

    我以后再也不随便立flag了。埃米留着宽窄不一的泪水,狠狠的在心里抽了自己几个巴掌。他忘记了在凹凸世界这种超一线城市里,放假也是贵的惊人,普普通通的五十平方单人间居然一个月三万凹凸币。要不还是回去住宿吧。埃米自暴自弃的想。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努力一下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叫绝望,说的大概就是埃米。现在是下午四点整,为了租房奔波了一天的埃米精疲力尽的联系房东,在这之前所有的房子要么太贵要么太远要么地理位置太奇葩,心死的听着电话的嘟嘟声,要是这次再租不到房子,我就去住宿。埃米生气气。

    踏哒一声,电话通了。埃米咽了口口水,微微颤抖的把手机贴近耳旁。“喂?”电话那头是个听起来很温柔的女声,这让埃米轻松了不少。“那个……我是来租房的……请问您是不是……柠檬小姐?”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埃米的心就悬空了几秒。“是的。”好在不大会女声就传进埃米的耳朵里。“我是房东你可以叫我冰柠檬,是你要租房对吧,太好了我现在就去找你。”不等埃米解释的机会对方火速掐断了电话线。

    ……这是什么人啊。埃米觉得今天可能不宜出门,他今天事事不顺。等了没几分钟,女式皮鞋特有的哒哒声就随着空气传入埃米的耳朵里。转头埃米只看见一片冰蓝。

    ……真眼熟。埃米想,这冰蓝色的糊状物怎么那么像……埃米眯起了眼睛。然后那个冰蓝色的影子越来越清晰。直到埃米看见了熟悉的翠绿色眼眸。

    “安莉洁表姐?你怎么在这?!”安莉洁,今年19岁,同样是凹凸大学的学生,三年级,舞蹈专业,长的很像小白兔人也确实傻白甜,但是街舞专业。为此亲哥安迷修还狠狠伤感了一番,想知道以前学芭蕾的可爱妹妹去了哪里。

    但是没有人想理他就是了。

    “原来是埃米啊……冥冥之中,早已有了命数……”安莉洁看着矮了自己半个头的埃米,眼神清明。“如果是埃米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呢。”安莉洁笑起来很好看,脸颊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大大的翠绿眼睛也染色一层笑意,暖暖的,让人很想亲近。

    “这是钥匙。”安莉洁塞给埃米一串挂有柠檬琉璃挂件的钥匙。“最大的两把是大门和阳台的,比较大的是房间门钥匙,剩下的都是一些小柜子……你自己找找看就好了。”“阿!好的!那房租……多少钱……?”

    埃米已经做好和钱包说拜拜的准备了,再见了,我的哈尼。埃米在心里擦了擦眼泪。

    安莉洁一愣,眨眨眼睛,然后抬起头看着房子,“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意,你与我相识是一场缘分,房子你就住着吧。”然后安莉洁又笑了,依旧是那种暖洋洋的笑,但是埃米感觉……安莉洁不是在对着自己笑。“要好好珍惜这次缘分哦。”

    安莉洁留下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和满头问好的埃米,挥了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埃米一脸牙疼的打开了门。

    他很喜欢这个表姐,表姐对他和艾比也很好,但是埃米看不透她——她太神秘了。安迷修说过安莉洁是信徒,像他坚守着骑士道一样,安莉洁也有跟随一生的信仰,只是他们都说不清那是什么。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也过去这么多年了。埃米一边整理着脑子一边整理行李箱。这栋公寓很干净,看起来像是有人经常打扫。所以埃米只是简单的收拾一下便心安理得的入住了。

     但是他明显忘记了他表姐跳脱的性格和糟糕的品味。他住的这张床,是汽车床,儿童专用,加大的。……埃米觉得他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他面无表情的关门,打开了另一个门,铺天盖地的粉红色把他淹没,定睛一看,哦,公主房。

     埃米回到了汽车房,面无表情的开始扑床单。至少这里是男生卧室。埃米自暴自弃的想。明天会是新的开始的,这么想着,埃米进入了梦乡。

     远在另一个时空,有个人,躺在一样的位置,说着同样的话,进入相同的梦乡。

     “啊!!!!!”嘹亮的男高音打破了次日清晨的宁静,论一觉睡醒身边躺了个裸男是个什么操作,埃米瞬间吓成表情包。

     我叫埃米,我现在慌的一匹,我一觉睡醒床上多了个裸男。

      ……而且身材还挺好。在线等答案,不是特别急。

心疼老師們

拾玥:

挂人*要说的都在图上,长图流量党注意。

  
   
  
  
关于卡埃合志本鸽掉一事,我们十分抱歉,好在预售并未出来,没有给各位造成经济损失,之后预计会开印调,依据情况决定是否出纸质本。

 

麻烦现阶段还能联系上面包的朋友,请来找我们。
  
  
  
 
随机抽奖,两个名额,奖品从

一个玻璃杯
咸鸭蛋黄酱
蛮狼明信片
安迷修、雷狮 鼠标垫
凹凸人物立牌自选*1

中随机发出。

参与抽奖要求:  转发后  从评论区抽奖。单纯评论区视为不参与

此外,QQ空间转发也可参与抽奖。

*占tag致歉,一天后撤tag。

卡米爾生賀

打卡報導

荼甘栗粮之头发再爱我一次:

轟轟烈烈的招人告一段落了,一共有32位老師參與了卡米爾生賀活動。來,讓我們掌聲響起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感謝各個收看的小可愛們,以下是參加本次活動的老師們。


文手區:
@mokuchi今天又㕛叒没更新
@信仰名为祈
@🎄🍚
@小冰块
@阿企
@煮鲲使我快乐
@VA_桦茶
@荼尘涩
@举个栗子—毒瘤大队队长
@爱鲸人士昙花
@笙未落_开学失踪
@老鬼想要白嫖


畫手區:
@空纹曜子
@kapok木棉
@夏天
@孟夏望 @幼稚幼儿园园长白川
@不产粮的白嫖老咸鱼干见鹤
@chocolate-巧克力
@白鹭横江
@你认错了我不是铃辰
@我不是sao花,真的不sao
@未满十八岁的灯奈
@硝泽
@越来越沙雕的格子
@一只傻叽
@你们真的不是魔鬼吗????
@亿贰不是34


然後我還抓到了个文畫雙修的大佬!
@琳希


然後還有兩位老師沒有告訴我lof…………就放一下圈名表示尊重吧
圈名:缘玖
圈名:凌困


以上,感謝各位老師參加卡米爾生賀活動!

一个置顶【归档以后再说】

反攻?血祭你怕不是活在夢裡:)

楚词:

  这里楚词,叫小词好啦。
  只混全职,主磕cpall叶,其实是个杂食党,什么都不介意的。男神叶修,但是爱蓝雨【嗯?好像哪里不对】,另外特别喜欢七期【七期dalao】。
  介绍一下我的亲友关系。
  七期: @薄荷甜橙 ,我家可爱的攻,我觉得,我可以反攻的…… @赤色败jio. ,我mas,特宠我呐,cos炒鸡棒 ! @韶澄 ,唯一的男孩子,我们需要保♂护的珍宝 @冬虫夏草不是草 ,声音特别可爱啊啊啊啊 @举个栗子—毒瘤大队队长 想和我jjc还想吃兔子的大猪蹄子,特别皮。 @娴子不语 ,喜欢安利,还附和头衔,小不正经
  然后写手们这边 @卿织 ,觉得卿卿特别可爱,夸我温柔我超级开心 @解红妆 ,秋名山车神,膜拜一下 @一寸相思 ,特别皮,那什么晓乔可以的 @沐符秋思 ,我想抱抱呜呜呜
  最后是大佬 @叶修爱吃锅包肉 ,第一次收到快递礼物,这个太太我吹爆 !
  然后更新,真的随缘啊。然后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长篇,我现在不想写了。短篇的话你们点文吧,把想看的cp和梗说一下。我自己想梗就有点选择恐惧症,有压力才有动力。不然我每天只想咸鱼。


        QQ:2577448161欢迎勾搭 !

什麼,你居然妄想殺爸爸,好的這個星期你不要吃飯了:)

還有我是卡帶當,不是帶卡!不是帶卡!!不是帶卡!!!

重要的事情説三遍

鸦木:

大家好,这是我们驯鸽场的第一次传画活动。
内容有错字就不要介意啦
感谢各位老师的智障传画

第一棒:鲸鲸 @夏良
第二棒:鸣佐 @夏天
第三棒:夹子 @柠柠檬沙冰
第四棒:我
第五棒:溯溯 @闻人溯
第六棒:世佐 @一世长安劫
第七棒:兜兜 @蔡兜兜
第八棒:笛子 @月生十七
第九棒:栗子 @举个栗子—毒瘤大队队长

请期待下一次活动——!

我在线谴责你们

美丽栗子在线枯萎

魔鬼吗你们!

我这辈子最恨三种人

一种是催我更新出本的

一种是不把话说全的

你们已经逼我出了文本现在连画本都不放过!

魔鬼!!!

【凄凄惨惨戚戚】

梧桐!出來受死!!今天我要拔光你的葉子!!!

你們這些人啊【指指點點】我已經被逼出了文本現在你們連畫本都不放過?!

你們這群魔鬼還是人嗎!

在線前排譴責梧桐 @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不行看见挑战我就手痒痒想试

上次的出本完全是个意外我告诉你们

是意外,一定是有黑箱,不然我这么低的热度可能飚五百?【强烈谴责】

我觉得这次才是让我看清自己的唯一方法

我最多也就写写点梗了

好歹怎么说我也是那不一样的烟火【是两块钱一捆的烟火】

身为f4的老大,必须以身作则的毒瘤

老样子挂一星期……但是你们看我慌吗?我不慌!【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不打tag,说什么都不打,不打!【好吧其实稍微有点慌】

不是,諸君,諸君你們慢點,我慌了,我真的慌了,我慌的一匹【不拿煙的手劇烈顫抖】

懇請大家把熱度控制在五百以內,求你們了【無神的雙眼彭發出對求生的希望】

光学镜

大嘎好我又来瞎逼逼了

题目和正文其实完全没关系

好像群里就我一个写的机器人【瑟瑟发抖】

所以我果然是毒瘤吗?

好的文笔还是一样差,别喷【写的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

好了下拉








    宇宙历130.79亿年,遭遇史上最大的能源危机,经勘测剩余的能源最多再供使用三万年,如果不尽快找到新的能源星系,tf将只存在于历史。星球之间为了争夺仅剩的能源,将曾经的和平协议撕碎销毁,每个战场都能看见在和平时期被严令禁止的超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每天都会有年轻的火种熄灭,回归火种源。

    雷王星年轻的四皇子,很不幸出生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环境,在他诞生的那一刻起,身边只有爆炸声与飞舞的废机肢体,他深蓝的光学镜倒映着的是这宇宙给予的恶意。

    年轻的四皇子不知道蓝天的样子,也没有见过广阔的宇宙,他被关在一扇小房间里,终日不见天日,他在那里生活了一千五百多年。幸运的是他拥有一个在战场被遗弃的光盘,光盘的曾拥有者应该是个博学的机,里面记载了许多故事——在雷王星开始时就存在的古老故事,在那段时间里这个光盘就是小皇子的一切。

    小皇子更多时候会用他湛蓝的光学镜细细凝视着光盘的3D小投影,光盘很小,投影也很小,但是它发出的光柔柔的,它为小皇子展示什么是天空,什么是油湖,什么是宇宙,什么是远方。

    那小小的地下室,散发着小小的光晕,在那扇小小的铁门里,装着小皇子小小的梦想。

    那年轻的四皇子名为布伦达·卡米尔,在进入能源枯竭的前一百年,tf的生育率逐渐降低,在这种机缘巧合之下雷王星的王慢慢肆无忌惮,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了卡米尔。对那时的tf来说,有个火种是非常珍贵的,卡米尔也才得以活下来。

     卡米尔和其他的皇子们不太一样,雷王星的纯正火种比较特殊,他们激活机体的光学镜是深紫色的,像黑暗中的星空,广阔无垠,只需一眼就可令人心甘臣服。而他有一双蔚蓝色的光学镜,就像大海一样,深邃无涯,但也是这深邃的颜色,他在激活机体时就知道了,他永远不是个皇子,他只能是个阶下囚。

    卡米尔曾一度以为他将永远的待在那昏暗的地下室,一辈子在憧憬与想象中活下去,他很卑微,所以他不敢奢求更多。

    那是雷王星的一次失守,敌方攻进了宫殿,大肆抢夺资源,卡米尔原来生活的小房间变成了一片废墟,他躲在断垣残壁下不敢吱声,长时间的能源枯竭让他的cpu运转越来越慢,他以为火种源即将熄灭,恍惚间他看见了一双紫莹莹的光学镜,一下撞进他的心里。

     那是卡米尔第一次看见光。

     将卡米尔从废墟里拖出来的是雷王星不学无术的三皇子,雷鸣·雷狮,他只一眼就看到了卡米尔深邃的光学镜,也许是因为他们拥有相同的火种源,又或是蓝紫色的光学镜碰撞间产生的化学反应,雷狮带走了卡米尔,成为宇宙里抢夺资源的海盗。雷狮给了他能量块和温暖,更给了他活着的意义。

    “你活着的意义从来不是我。”雷狮这么和他说。“因为你是我弟弟,所以我要救你。”卡米尔转了转发生器,却什么都没发出来。“你活着的意义需要你自己去寻找,火种可以燃烧很久,你有很长的时间来寻找答案。”卡米尔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但是他知道大哥说的从来不无道理。

    卡米尔很感谢雷狮,是他将自己从浑浑噩噩的日子里拉出来,比起那些死在战场的同龄机来说他已经很幸运了。是的,他已经很幸运了。卡米尔站在雷狮身旁眺望着远方。

    雷狮是一架战斗机,拥有被称为遗失的武器——电击枪。但是雷狮嫌弃名字太土了硬生生的给人改成了雷神之锤,也不管一杆枪怎么叫锤子。雷狮的格言是:“大锤八十,小锤四十。”

    据说得此枪者可操控宇宙一切雷电的力量,雷狮一战成名一半功劳来源于这把锤子,雷狮曾经想过找一柄趁手的武器给卡米尔,但都被卡米尔婉拒了,我只是一架情报侦查机,强大的武器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雷狮没有放弃过给卡米尔找武器的念头,为了找到武器也为了有充足的能源供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开始在宇宙中流浪。

     一晃已经过去了三百多年,曾经的两位不谙世事的皇子成为了宇宙中最令人闻风丧胆的雷狮海盗团,成员也从两个变成四个。在流浪时他们遇见了战斗型侦查机影·帕洛斯,以及异形机械犬狂暴·佩利。虽然卡米尔不想承认,但他们的加入确实使战斗力迅速增大了一截。

    宇宙中令人闻风丧胆的能源海盗——雷狮海盗团只有四个人,他们有一搜叫大羚角号的防御型飞船,之所以不选战斗型机械是因为雷狮的战斗力太高。卡米尔和佩利对此深信不疑。

    但是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雷狮就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宇宙突然出现了一个以骑士自称的机,以打击海盗为己任,可以说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他,公认的老好人一个。从已知的情报来看,他的骑士团只有三个人,剩下的两个还是幼生体。对此雷狮嗤之以鼻。

    “这家伙到底是有多无聊才会带两个幼生体在身上。”卡米尔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毕竟他们这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有雷狮不算幼生体,还是前不久刚成年的。

     半斤对八两,谁也别笑谁。

     总之因为双方掐架久了名扬海外,而海盗团和骑士团就像是绑定出现,雷狮不管在哪里掠夺资源,不出两个宇宙时骑士团就一定会出现制止,然后二人大打出手。

     看的明明白白的卡米尔:……大哥你开心就好。

     又是个打劫的好日子。

     “搞什么,太空中转站的货资那么少的吗。”雷狮烦躁的扯了扯长到拖地的头部护甲,他们这次来的偏远星系就和它的名字一样,非常偏远。日天日地的雷大爷本以为这么偏远的地方肯定不走寻常路囤了好多货,结果居然真的和它的名字一样偏远的基本没有物资。

    这是雷狮的第一次预估错误,但真正让他烦躁的还是短缺的物资。这次的星系十分偏远,想要去到繁华地带再抢物资,怎么点能量显然是不够的。于是雷狮决定去抢夺附近超生体居民的物资。

     真是够窝囊的。雷狮暗暗唾骂自己。“怎么,海盗团终于要向无辜的居民下手了吗,可在下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听见这个声音雷狮的烦躁度蹭蹭蹭的上升了好几个等级,二话不说丢下了海盗团去和骑士干架。

    也趁早这个空档,埃米仔细的端详着对方的幼生体。那两个幼生体好像是复制粘贴出来的,机型一模一样,但是让卡米尔感觉怪异的是他们的头上都有类似天线一样神奇的东西,弯弯的,像勾子一样。

     这是什么猎奇物种。卡米尔暗自肺腑,光学镜还死死的盯着蓝色涂装的幼生体。终于,那个幼生体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向卡米尔。卡米尔突然明白什么叫一见倾火种。

     那是非常纯净的蓝色,和自己的不一样,那双眸子蓝光烁烁,一看到底,透彻的像蓝星湖里倒映的天空,也像他最喜欢的甜味能量块。

     卡米尔慌张的别过头,他感觉到,就在刚刚,在他们视线交错的那一刻,胸甲舱里的火种,烧的他舱甲过热直接上报cpu。彼时卡米尔还不知道,那怪异的感觉是什么。

   而那幼生体好像并不在意,见他转过头自己也就转头了。
   
     悠闲的日子过的很快,在如水一般的时光中,卡米尔也终于摆脱了幼生体这个角色.

     “卡米尔,今天开始你就是一名出色的战士了,有什么想要的吗。”在这五百年中雷狮一直在寻找适合卡米尔的武器,最终他看中了相位仪。卡米尔本身拥有无定之躯,本人倒不是太在意,“我拥有的已经很多了,大哥。”“不愧是我雷狮的弟弟,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你的成年礼,拿好。”雷狮随手抛了个盒子给卡米尔。

     拿到礼物说不开心是假的,更何况是成年礼这么大的日子,但是卡米尔打开后一个没坐稳直接跪到了地上,拿着盒子的手微微颤抖。

     “……大,大哥……”卡米尔觉得他的发生器有点抖,“你说的礼物是……相位仪?”卡米尔真的给他大哥跪了,他知道大哥奢侈,但没有想到这么奢侈,居然直接给他搞来了相位仪。

    但是……卡米尔面罩下的嘴角勾了勾,这是他的大哥,是他唯一的亲人。舱内的火种熊熊燃烧,散发的炽热的温度,从电路到甲板,都很热。

     胸舱的温度使卡米尔又想起来当时撞进的一抹浅蓝。他也曾经偷偷比较过,大哥也经常让他的胸舱过热,但是……不一样啊。卡米尔伸手捂住胸舱。他们是不一样的。哪里不一样呢……卡米尔也说不出来,这是单纯的觉得,不一样。遗憾的是那次之后他再没有仔细端详过那个幼生体,只是远远的注视着。

      悠闲的日子没有过太久,卡米尔还没有迎来他成年后的第二个生日,战争来了——海盗团的战争。卡米尔和雷狮的长兄——雷王星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太子,开始对他们赶尽杀绝。雷狮都本事很大,又拥有佩利的重力穿梭,他们和雷王军队躲躲藏藏将近半个太阳公转,可双拳难敌四手,在他们以为自己马上将回归火种源的时候,眼前一闪周围的景象就变了,好像是某个星球的地下防空洞里。

     卡米尔精疲力尽,又进行了一次时间停顿,此刻昏昏欲睡,模糊中他感觉有机给他灌下了一管能量液,他抬起头想看清,又一次撞进了那抹浅蓝里。本能的,他认为这里是安全地带,便安心充电去了。

    cpu……处理过载……卡米尔上线后第一感觉就是垃圾信息太多导致u盘发热,他卸载了很多没用的消息,突然看见昨晚的蓝色光学镜,确认删除的消息停止片刻便跳过它处理别的文件。

    “那个……你上线了吗。”门外稚嫩的声音想起,卡米尔突然回神,还没来得及回答声音的主人拿着一块能量块走了进来,“我看你好久没有补充能源了,就像安哥要了块能量块给你。”机体的光学镜闪了闪,好像很胆怯。卡米尔抬头一看,蓝色光学镜暗了下去,还真的是个幼生体。

    “你好,我叫玳瑁·埃米,你就是那个海盗团的面瘫矮子?”卡米尔听见这个称呼一愣,火种想这怎么这么耳熟,仔细在记忆板块搜了搜想起来了,以前掠夺能源的时候吊打过他和他姐姐,面瘫矮子这个名字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来的。但是显然卡米尔对这个名字并不满意。

    “你说谁矮。”卡米尔不动声色的从充电床上跳下来,面无表情的走到埃米面前,低头看了看,不算呆毛埃米才到他的胸甲板。可怜的埃米被他吓得不轻,发生器颤抖的频率随着空气传入卡米尔的接收器里,“我……我矮……”卡米尔爽了,但是埃米不爽。埃米想反驳结果被卡米尔用光学镜硬生生的怼了回去。

     埃米:……我哭给你看哦。

     来到正厅,雷狮已经和骑士团长在开会。
“在下认为,如果你们想打败雷王星的太子,我们就应该合作。”骑士团团长双剑·安迷修。雷狮很不屑的看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卡米尔旁边的埃米身上,“是和你,还是和你们。”雷狮好像觉得自己做了个非常蠢的决定。“你们一共三个人,有两个居然还是幼生体,并且离完全机貌似还有一段时间,你带着两个拖油瓶我不管,但是既然是合作就给我把他们扔了。”

    雷狮的话不无道理,幼生体的力量很弱,和一个成年机比起来完全不是对手,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neng死。“艾比和埃米不是战斗机,他们是侦察机。”这边安迷修正在努力辩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带两个幼机上战场。”雷狮紫色的光学镜突然爆发出一股杀气,他真的要被眼前的轮子给气死了。

     “大哥。”卡米尔走了过来,雷狮看到卡米尔后气也消了些,“怎么了卡米尔。”卡米尔蹭了蹭面罩甲的边缘,“我觉得让他们上战场也没什么问题,现在的情况下多一份战力就多一分希望。”卡米尔的掌心流出了一点清洗液,他很清楚上了战场意味着什么,他也不想埃米奔赴战场,但是……卡米尔从窗户向外看,外面乌黑一片,甚至能看到还在燃烧的火。卡米尔捏了捏拳头,不,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和雷王星的战争很快打响了,他亲眼看着佩利是如何被硬生生的掐灭火种,看着帕洛斯的火种慢慢熄灭,看着埃米的姐姐被硝烟吞噬,他不敢继续走下去了,万一……万一下次离开的就是大哥,是埃米……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细腻的埃米察觉到了卡米尔的悲观情绪,伸出手握住卡米尔的手,给他一个足以照亮世界的微笑,“我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可是卡米尔不相信。就在一个半宇宙时前,他还在因为胞姐的回归而哭泣,仅仅一个宇宙时,他就能完全走出阴影吗,还是个幼生体。

     当然不会。他握住卡米尔的手在发抖。卡米尔将他发抖的手包进自己的手里,没有说话,但是他能感觉到,对方慢慢平静下来了。卡米尔觉得胸舱的火种又开始慢慢燃烧起来。他就这么牵着埃米,牵着他,保护他,卡米尔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如果这次活下来,就和他告白吧。卡米尔想。在备战时期的接触,他完全喜欢上了这只幼生体,他不知道这种行为算不算犯罪,但埃米的一举一动都在刺激他的火种。他想保护他,想抱着他,想拆……这个还不行。卡米尔觉得自己真是糟糕透了,对着一个幼生体都能想着拆,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用冰凉的双手过渡已经烧红的面甲。

    但……理想永远是丰满的,现实从来是骨感的,他看着埃米在他面前回归火种源,浅蓝色的光学镜慢慢熄灭变成空洞的灰色,卡米尔觉得,他的火种被掐灭了。一秒前埃米还和他有说有笑的,一秒后他就回归了火种源。卡米尔接受不了这种巨大的落差,他奉命在这里等待大哥,和埃米一起。本来卡米尔还暗自发誓要保护好埃米,结果反而被埃米保护了,埃米还回归了。

    卡米尔的cpu自动罢工,光学镜慢慢流出了清洗液,从镜框顺着面甲,流进火种舱。

     卡米尔疯了。

      当雷狮提溜着他大哥熄灭的火种出来时,看见的就是卡米尔抱着倒地的埃米,发了疯的喊他的名字,清洗液一滴一滴的流入火种舱,他突然觉得,他做错了。雷狮心情复杂的捏碎了早已熄灭的火种源,静静的站在那看着卡米尔哭。

    一旁同样带着一身伤的安迷修也沉默,他忍住悲痛拍了拍雷狮的肩,然后被这个高了他七厘米的tf抱个满怀。雷狮说,“对不起。”那是雷狮第一次说这三个字。安迷修知道,他在向卡米尔道歉。“对不起。”安迷修伸出手,轻轻环住。

    能源危机过去了,新的能源星系找到了,卡米尔也回到了原来的日子,而安迷修拒绝了雷狮都邀请,请他帮忙安葬埃米姐弟便去云游四海,卡米尔也越发的沉默了。

     宇宙历130.81亿年,他不负责任的大哥抛下了雷王星国王的身份追着安迷修云游四海去了,卡米尔成为新一代的王。他经常看着手里不值钱的小光盘,那是他最珍贵的宝物。

    “哎,国王为什么守着那个一看就过时的老土光盘啊,上次我看到一个侍女不小心碰到了直接被打飞出去。”

     “嘘!你声音小点,那个光盘国外可宝贝着呢,里面就三张照片,但是国王一直最喜欢那个双人照,我以前看过。”

      “那到底是什么啊。”

      “只是两个拥有同样蓝色光学镜的幼生体,但是矮的那个头上有根天线,应该是侦察兵一类吧。”







帮老星的代发,她有点忙 @星沉海底,雨过河源

请尽情吹她,我反正吹爆

哦对,还有一段文字

埃米:卡米尔你快看!好漂亮啊!真好看——
卡卡:【盯着埃米】嗯,好看。
埃米:嘿嘿~(莫名感觉对话不在一个频道上但还是很开心)